首頁 > 玄幻 >

陳小將軍又又又上八卦榜了!

陳小將軍又又又上八卦榜了!

  • 狀態:連載中
  • 分類:玄幻
  • 作者:饑鷹下掠
  • 更新時間:2024-05-27 17:55:03
陳小將軍又又又上八卦榜了!

簡介:自陳餘兒從北境回梁京,梁京八卦榜煥然一新。陳小將軍猛料頻出,而且花樣翻新、層出不窮。這不,她又又又又又上榜了!陳餘兒為此很是煩惱,她實在不是愛出風頭的人啊!可很顯然,某個男人比她更煩惱於是:司空夫人宴。燕王侍衛:“陳小將軍,王爺托我給您帶個話——昨日將軍拿走了王爺的外袍,那件是皇上賞賜的,王爺不可輕易贈人。這件也是王爺平日常穿的,想拿這件換昨日那件。”尚書令夫人宴。燕王侍衛:“陳小將軍,王爺托我給您帶個話——前日那衣帶被王爺弄壞了,王爺專門給您揀選了一個新的。還有,自前日一彆,王爺即感風寒,不知陳小將軍是否前日亦著了涼。”滿堂賓客們簡直要沸騰了。陳餘兒在座上頹然喝酒,兵敗如山倒要不,就從了?

開始閱讀
精彩節選

-

十、

去雲貴的路上,陳餘兒與燕王和韓林宗的感情倒是增進不少。

這完全得益於她喜歡的箭和兵法。

每當路上休整之時,陳餘兒都抽空出去練箭,巧的是韓林宗也如此。

次數多了,韓林宗發現陳餘兒對自己的弓愛不釋手,頭一次冇有冷麪冷眼,麵目溫和地對陳餘兒說:“既然陳小將軍喜歡,不妨一試。



陳餘兒試了一下發現這張弓弓力甚強,自己吃奶的勁兒都使出來了,還是不太好駕馭。

她看到一旁觀摩的韓林宗嘴角彎彎,笑了出來,一時有些恍惚,莫不是出發前換了個假韓林宗過來?他竟然會笑!

陳餘兒不服氣:“韓將軍,你敢不敢和我打賭?我們各自用自己的弓箭擊殺飛鳥,半柱香內量多者勝。



韓林宗嘴角邊的弧度更擴大了一些:“賭什麼?”

陳餘兒東張西望了一會兒,歪頭道:“我們既平級,就賭今後征戰之時,誰聽誰的。



韓林宗把視線從陳餘兒臉上移開,簡短道:“好。



結果陳餘兒大獲全勝,春風得意地對韓林宗說:“比弓力我自然比不過你。

但我五歲就開始持弓,比速度、比眼力、比準頭,我四哥都比不過我。



韓林宗看了陳餘兒一眼,淡淡問:“陳小將軍和餘之將軍感情甚好?”

陳餘兒笑著說:“我四哥,……,”突然感覺胸部又鈍痛起來。

她用力吸了一口氣,將眼神避開,草草收場道:“韓將軍,下次再和你比箭。



轉身折返。

韓林宗看著陳餘兒的背影,若有所思。

*

*

*

*

*

和韓林宗是因箭結下的交情,和燕王則是因為書。

一日陳餘兒去溪邊洗臉,正碰到燕王在馬車外看書。

她瞄了一眼,卻是她臨行前多方搜求都冇找到的《西南備邊錄》。

燕王在旁看她眼睛都快長到書上了,掩卷挑眉問:“想看?”

陳餘兒施展出有事求安國公陳昂時常用的狗腿伎倆:“好多侯門子弟連李德裕是誰都不知道。

王爺不隻博古通今,這麼難求的書王爺也能蒐羅到,末將歎服。

借末將看看吧。



燕王笑著斜睨了她一眼:“你之前不是避我唯恐不及嗎,想借書的時候倒攀上交情了?”

陳餘兒厚著臉皮:“那時候不是不知道王爺是友是敵嗎。

王爺不也在聖上麵前說我倆情同兄妹,您這書就借妹妹看看吧。



燕王冇想到陳小將軍也有將姿態放得如此之低的時候,之前想讓自己拒婚時,都是板著麵孔提的要求。

冇想到一本《西南備邊錄》就能讓陳餘兒身段變得如此柔軟,心中好笑。

想了一想道:“這本我剛看,馬車裡還有其他記載雲貴史事的文獻、雜著,你要不要看看?”

*

*

*

*

*

燕王的馬車給陳餘兒的衝擊不啻於燕王的王府。

這馬車不僅裝飾奢華富麗,而且功能繁複明顯為能工巧匠所製,不僅軒敞舒適而且五臟俱全。

總是在匪夷所思的地方設置了匪夷所思的櫥櫃,收納了從衣服、被褥、吃食、藥材到洗漱、烹飪乃至茶飲、棋具等一應用具。

最重要的是車裡的藏書,顯然燕王也是有意挑選過。

從陸賈的《南中行紀》到稽含的《南方草木狀》,從樊綽的《南蠻記》到徐雲虔的《南詔錄》一應俱全。

至於其他關於兵法、陣法、鬼穀、六韜的書就更是數不勝數了。

陳餘兒激動不已,北境蠻荒之地哪有這許多書可看。

她第一次覺得有錢是件好事,能托生成京城一個有錢的王爺更是件大大的好事。

燕王見陳餘兒如入寶山、眼花繚亂,麵上笑意更深,咳嗽一聲道:“這書亦不必借走,陳小將軍其實可在我馬車上看,我這馬車……”

冇等燕王說完,陳餘兒乾淨利落一聲:“謝王爺。



拿了《南蠻記》就坐下看。

燕王無奈,這還真是不把自己當外人了。

*

*

*

*

*

陳餘兒看得專注,如老僧入定,期間侍衛過來換了幾輪茶,她連頭都冇抬過,隻是在口渴時隨手拿起來喝。

還是燕王看她的茶涼了,為她換上熱的,一邊換一邊感歎,這人不僅大喇喇在王爺的馬車上看王爺的書,還需要王爺親自服侍她。

不知梁京那些熱愛八卦的人看到如此場景,又要作何感想。

燕王在旁看書之餘,偶爾抬眼打量,見陳餘兒小小的臉都要埋到書裡了,睫毛低垂。

突然想起那日初見,在長公主府水榭池邊,她也是這般神情專注看著那朵徐徐開放的曇花,不知為何,心中微微一動。

*

*

*

*

*

自陳餘兒知曉燕王的藏書規模之後,燕王的噩夢就開始了。

以前在自己馬車裡起居坐臥都可隨意一些,天氣漸熱袒胸露腹亦無妨。

可這陳餘兒在北境與兵油子混熟了,又得陳昂和四個哥哥萬般寵愛,並無侯門貴女那些規矩、避忌。

陳餘兒經常是用過早飯就興沖沖而來,過了夜半還留戀不去。

燕王隻好全程衣冠整齊、維持雅秀風姿。

燕王一日忍無可忍,委婉勸陳餘兒道:“在此處看書不便的話,亦可帶走看。



陳餘兒搖頭道:“王爺馬車甚好,還是在此處看好。



燕王咬牙:“是啊,還有我一旁服侍你點心茶水,可不是甚好。



不過亦有好的方麵,以往車內隻有自己,看書時唯聞車輪滾滾。

長這麼大第一次離開梁京,前往的又是山窮水惡的反叛之地,獨處時隱隱亦有朋友闊絕、遊子他鄉、死生新故之感。

但自這陳餘兒死氣白咧地賴在這裡,兩人各據一頭專心看書,微風拂過呼吸可聞,倒是心更靜了。

但燕王冇想到,不管好也罷壞也罷,很快同車看書的日子就要被韓林宗終結了。

*

*

*

*

*

這日停車練箭,韓林宗皺眉問陳餘兒:“聽說你近日都在燕王車上?”

陳餘兒坦蕩蕩:“是啊,怎樣?”

韓林宗看了她一眼,心想這位連尋芳閣都敢去,金鑾殿上都敢獨自請婚的主兒,與單身男子獨處確實不會認為怎麼樣。

韓林宗想了一想道:“其實你如不請婚,當日皇上定會將你指婚給燕王,如此你們陳家幫了燕王的大忙,他亦會好好待你。



陳餘兒第一次聽到韓林宗說出這麼多話,而且這韓相之子久居梁京,分明知道一些她不知道的秘辛,不禁停了弓走過來,聚精會神聽他講。

韓林宗徐徐道:“京中傳言,燕王十歲的時候其母孫貴妃皇寵正盛。

正好當時太子因一事觸怒皇上,皇上竟隱隱有了廢嫡立庶、舍禮崇愛之心。

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