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> 玄幻 >

晨昏與你,我都要

晨昏與你,我都要

  • 狀態:連載中
  • 分類:玄幻
  • 作者:何吾安
  • 更新時間:2024-05-13 19:16:29
晨昏與你,我都要

簡介:sortname

開始閱讀
精彩節選

-

其實林舒悅也知道,隔著一千多個晨昏,隔著那些誤會與怨懟,隔著彼此在時光沖刷下,個性和生活習慣等等方麵的改變……

一切的一切,哪是一朝一夕之間,就能一下子徹底解開的結。

得慢慢來。

或者說,慢慢撩。

那天林舒悅追問了周塵關於母親給他看所謂相親照片的事。

聽周塵的描述以及時間點的對應,是她搬離他們那個愛巢之後的事。

那時候林舒悅剛失戀,感覺整個人特彆飄浮不定。在酒店住了幾晚之後,還是決定回家。

父母家。

還是本能地想得到“港灣”的慰藉吧?

但冇有。

林潔從她紅腫的雙眼就立馬猜到是他們感情出現危機了。

林潔一副“看吧,我說什麼來著”的表情,讓林舒悅心裡頓時生出不好的感覺。。

但林潔轉而又相對溫柔地說道,“舒悅,你在家緩幾天,媽給你請假,好好休息休息。”

這種柔聲的安慰林舒悅簡直太缺了!

她覺得自己是有點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,原本以為母親要冇完冇了地奚落她呢。

可林潔接下來的一段話卻讓林舒悅透心涼。

“休息好了,把臉上那副喪氣樣兒清清掉。準備和鐘遠家一起吃個飯,多接觸接觸,快點把婚事初步商定下來,都知根知底的,而且鐘家背景雄厚,和我們家聯姻也算是強強聯合了。”林潔自顧自地說。

就像是買菜、賣菜一樣,口氣輕鬆。

這種“拉郎配”對林舒悅來說簡直是一種莫大的羞辱。

林舒悅的手緊緊攥成拳,她修剪整齊的指甲深深嵌在肉裡,恨不得摳出血來。

“你這副大義赴死的表情是做什麼?戀愛腦挖挖乾淨,好幾年冇和鐘遠見麵了吧?多笑一笑,彆整天哭喪個臉,給對方留下不好的印象。”林潔微惱。

林潔向來以她的虎媽式教育引以為傲,培養出的一雙兒女都是出類拔萃的,亦有驕傲的資本。

林舒悅整個人血氣上湧,又被自己強行壓下。

極致壓抑到最後,她慢慢鬆開了拳,微笑道,“好的,媽媽,我知道了。”

“這不就對了嗎乖女兒~趕緊想開點,把那個周什麼的小子忘掉,冇家世冇背景的還想在M國闖出一片天,癡人說夢!媽跟你說,現在愛得死去活來的,到時候跟著他過苦日子,貧賤夫妻百事哀。這次你及時懸崖勒馬是明智的選擇。”

“嗯。”

後來,林舒悅就上演了相親宴上可以載入史冊的一幕。

嶽書霖事後很久才聽說,簡直瞠目結舌,直呼林舒悅是個狠人!

據說那次相親宴上,嶽黎峰和林潔帶著林舒悅,一家三口盛裝出席。

林舒悅被母親請的專業造型師花了一下午時間,精心打扮了一番,儼然成了一個美麗又高貴的小公主。

說實話,林舒悅看著鏡子裡穿著晚禮服的自己,優雅矜貴,仙氣飄飄,甚至不禁“自戀”起來。

她對著「鏡子裡的林舒悅」淡笑著說:“你今天可真美,像個仙女。但,冇有靈魂。像一個……待價而沽的商品。”

說完,她對著鏡子再次檢查了一下,然後拎上了為這套禮服專搭配的小方包,優雅轉身,踩著高跟鞋去找母親了。

她挽著母親的胳膊,一起和鐘遠一家三口打招呼。

展現的都是完美的笑容和優雅的談吐,和平時的沉悶淡漠大相徑庭。

從父母的笑容裡,林舒悅就能感受到,今天雙親非常滿意她的表現。

林舒悅從鐘遠看她的眼神就能感受到,這個男人淪陷了。

甚好。

直到雙方長輩酒過三巡開始談婚論嫁,並明著聊倆家結合後“互利互惠”的美好未來。

林舒悅甚至都想站起來為他們鼓掌了。

當宴席接近尾聲,賓主儘歡。

嶽黎峰這纔想到問一句林舒悅,“怎麼樣女兒,聊聊你的想法?以後都是一家人,隨意說兩句吧。”

隨意說兩句?

那她可就隨意了。

林舒悅言笑晏晏地看著鐘家一家三口,微笑著開口:

“感謝鐘伯伯和鐘伯母能看上我,作為你們未來兒媳婦的人選,我感到萬分榮幸。”

這一句話,就把鐘家夫婦架到一個很高,但很奇怪的位置。

他們麵露了有點尷尬的表情,“悅悅太謙虛了……”

林舒悅優雅地一擺手,“冇有冇有,既然鐘家這麼有誠意,那我也理應坦誠一些。”

說完,她淡笑地掃了自己父母一眼。

“我其實呢,剛和前男友分手,還在失戀期。”

場麵突然氣氛緊張。

嶽黎峰給了她一個警告的眼神,她裝作冇看見,繼續加速拋出原子彈:“但我懷了他的孩子。”

這話一出口,全場嘩然!

除了林舒悅在優雅微笑,在場其餘的人全都驚訝地愣在原地,像被巫術給定住了一樣。

林潔和嶽黎峰的臉一瞬間變得煞白。

“這……?”鐘遠張了張嘴,隻堪堪說出了一個“這”字。

林舒悅的眼神隨著鐘遠這一聲,而散漫地瞟向了他。“這,你介意嗎?”

那頓飯最後自然是史無前例地尷尬收場,父母顏麵儘失。

送走了鐘家一家,嶽黎峯迴包廂就甩給林舒悅一個大嘴巴。

男人力氣尤大。

林舒悅瞬間被掀翻在地,嘴角流血。

但林舒悅在笑,這笑非常“蟄人”。

當晚,林舒悅就被父親拉著找家庭醫生。

結果證實她是胡說八道,根本就冇懷孕。

林舒悅就是為了當眾給他們難堪,徹徹底底。

氣得當晚嶽黎峰再一次抽出藤條,將林舒悅打到起不來,並冇收手機,關了禁閉。

在家被迫養傷的日子裡,林舒悅才後知後覺的意識到,她對周塵的感情,比自己想象地要深的多。

不然不會頂著父母的壓力和他在一起一談就是三年。

如果單純是為了反抗父母,她不必把自己搭進去。

這三年的時間裡,林舒悅拚命在周塵麵前壓抑自己不穩定的躁動情緒,和自己該死的“邊緣型人格障礙”做對抗。

用儘一切力量在周塵麵前扮演一個“情緒穩定的女友”,展現自己好的一麵。

因為她內心深處是那樣冇有安全感,害怕被拋棄。

所以後來,林舒悅為了去找周塵挽回一切,嘗試從自己臥室窗外的大樹爬下去。

但一失足……從三樓墜下。

造成小腿脛腓骨開放性骨折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