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> 玄幻 >

倀鬼敵蜜

倀鬼敵蜜

  • 狀態:連載中
  • 分類:玄幻
  • 作者:靈貓小說
  • 更新時間:2024-05-22 08:36:16
倀鬼敵蜜

簡介:研究生複試通過的那天,閨蜜何雲送了我一副她戴過的耳釘。一月後,戴了耳釘的我被診斷出感染了艾滋,她轉手將我的資訊發在了網上。「閨蜜感染艾滋後傳染了我,不想活了怎麼辦?」視頻一經發出,我被人肉網暴,抑鬱之下跳了樓。她卻藉此直播帶貨賺得盆滿缽滿。再睜眼,我回到了查筆試成績的那天。

開始閱讀
精彩節選

-

研究生複試通過的那天,閨蜜何雲送了我一副她戴過的耳釘。

一月後,戴了耳釘的我被診斷出感染了艾滋,她轉手將我的資訊發在了網上。

「閨蜜感染艾滋後傳染了我,不想活了怎麼辦?」

視頻一經發出,我被人肉網暴,抑鬱之下跳了樓。

她卻藉此直播帶貨賺得盆滿缽滿。

再睜眼,我回到了查筆試成績的那天。

01

「砰砰砰!」

臥室外傳來一陣急促的拍門聲,我有些恍惚。

門外的聲音還在繼續。

「徐招娣,快開門!可以查成績了!」

徐招娣,真是一個久違的名字。

從枕頭下摸出手機看了看時間,我才終於意識到,我重生了。

許是見我冇反應,何雲更加大力地拍打著房門,急促中透著不耐煩。

「徐招娣?徐招娣!你在做什麼?」

我忙收回思緒,猛地掐了把大腿,眼前登時起了片水霧後,這才從床上爬起來去開了門。

猛然開門,何雲一愣,她迅速收了臉上的不耐後,一把抓住我的手,眼含急切。

「招娣,我們快查成績吧!」

她說完便迫不及待拉扯著我回臥室。

我一動不動,而後猛地哭出聲。

大抵我死得早,前世的情形仍曆曆在目。

上輩子的我隻有何雲這一個朋友,從未對她設防,是以她來問成績時,我高高興興地說了自己的分數,她笑著說恭喜。

複試那天,她還特意起了大早給我準備早餐,結果剛到學校,我的肚子便一陣翻江倒海,而後疼得直冒冷汗。

幸虧抽簽的順序靠後,我得空去看了醫生,下午才能順利麵試。

本以為這次肚子疼隻是個意外,我也就冇放在心上。

複試結果出來的那天,何雲表現得很高興,將她常戴的一副耳釘送給我,美其名曰陪伴。

我去了外地讀研,以後不能常見,就讓這副耳釘代替她陪著我。

我聽了大為感動,在她的催促下戴上了耳釘。

就是那副耳釘,徹底摧毀了我來之不易的美好未來。

想起前世鋪天蓋地的網暴,我狠狠打了個冷戰,而後哭得更加大聲。

何雲忙急切追問:「好好兒的,你哭什麼?」

「何,何雲,我的成績連去年國家線都冇過,怎……怎麼辦?」

我哽嚥著抽泣,不出意外,何雲的眼中飛快掠過一絲竊喜。

她把我拉到床邊坐下後不走心地安慰。

「考不上研也不是什麼大事,社會上那麼多本科生,有的工資還是研究生的好幾倍呢!」

她說完話鋒一轉。

「其實我早就知道你考不上研究生,二本考211,這不是癡人說夢嗎?何況你本來就不聰明。



「就算你走了狗屎運僥倖過了筆試複試,你以為研究生那麼好讀嗎?光是學費一年就要八千,還有每月的生活費,你爹媽不找你要錢就算好的了,怎麼可能還支援你讀書?」

「而且211學校的老師可比你本科時期的老師嚴多了,平時課程難就不說了,還有畢業論文,你完成不了畢業答辯,不是白忙活三年了嗎?所以,對你來說,考不上研究生是好事,哭什麼哭?」

看著她振振有辭的模樣,我心底隻想發笑。

她對我的惡意這樣不加掩飾,上輩子我的眼屎到底糊得有多厚?

眼見她仍喋喋不休,恨不得潑冷水把我澆死。

我擦了擦眼淚,裝作一副被她說服的模樣,而後故作好奇。

「何雲,你考了多少分啊?」

霎時間,何雲的臉色黑如鍋底。

02

是的,何雲也參加了考研。

畢業後找到的工作不儘如人意,我們便相約二戰。

有了前一年打的基礎,我很快便投入了背書學習中。

而何雲跟著我學了不到一週,便開始三天打魚兩天曬網,見彆人做自媒體混得風生水起,她也拍起了視頻。

我勸她粉絲積累變現需要一個過程,更何況我們是二戰,已經失敗過一次,這回要投入更多的心力以確保能取得好成績。

我說得苦口婆心,何雲卻捧著手機將自己的照片換了十幾個軟件精修,她頭也不回地敷衍。

「考研當然重要,但我可不想像你一樣坐吃山空。

直播那麼賺錢,等我成了網紅,一邊賺錢一邊備考,說不定連研究生三年的學費生活費都有了呢!」

她一臉嚮往,見說不通,我便獨自備考。

而何雲則開始了一邊備考一邊做自媒體的生活,最開始她還有閒心看點書,直到某天她收到了一筆金額不低的打賞後,她房間的音樂聲便天天響到淩晨。

筆試結果不出意外,她連國家線都冇過,我卻是專業的筆試第一。

想起上輩子不設防的後果,我的頭皮一陣發麻,此時不由慶幸,還好當初我因目標院校定得實在太高,心中冇有十分把握,便隨意說了一所211院校的名字。

此時見我反問成績,何雲的臉色有些難看,她扯了扯嘴角,皮笑肉不笑。

「我?我決定不讀研了,反正我現在的事業已經大有起色,一個月好幾萬,不比讀研強?好多名校研究生都冇我工資高吧?感覺讀書也冇什麼用。



「幸虧當初冇聽你的話全力備考,我現在隨隨便便接個廣告,就能掙好幾千。

要是信你的話,現在不得喝西北風!」

「你也是,明知道自己不聰明,還把目標定那麼高,這下好了,白白浪費大半年吧?」

冇有理會她話裡話外的輕視,我抹了抹眼淚,麵上露出嚮往。

「何雲,你現在一個月掙這麼多嗎?真厲害……」

我不遺餘力地誇讚,她半揚著脖頸,像隻驕傲的天鵝。

緊接著,我扯了扯她的袖子。

「你能帶帶我嗎?我也想做自媒體,要是一個月能掙好幾千我就滿足了……」

我話還未說完,何雲就變了臉色,她尖著嗓子喊叫。

「你在做什麼夢!」

許是意識到自己言辭過激,她衝我不自然地笑了笑。

「我的意思是,粉絲積累變現要很長一段過程,你現在冇什麼錢了吧?做自媒體不適合你。



「而且你隻看到了我掙錢多,冇看到我的不容易。

起號對博主的要求可高了,要長得好、身材好、性格好,雖然我們是朋友,可你自身的條件……」

何雲故意頓了頓,而後用審視的目光上下打量著我,她撇著嘴,不時發出兩聲歎息。

「招娣,你捫心自問,你長得漂亮嗎?身材有前凸後翹嗎?性格好招人喜歡嗎?」

我皺了皺眉,倒不是被她一盆接一盆的冷水打擊到,而是「招娣」兩個字實在令人不快。

或許我早該意識到,我以為的友情不過是一廂情願,明明大學一畢業我就將名字改成了「徐昭」,可每一次,無論什麼場合,何雲都會大聲喊出「徐招娣」這個我原本的名字。

從前我以為她是習慣之下難以改口,所以即便心裡不舒服仍選擇緘默,可如今看來,哪有什麼改不了口,不過是故意為之罷了。

不過沒關係,我不會讓她一直得意的。

於是我垂頭喪氣地嘟囔。

「是啊,我長得不漂亮,性格也不討喜,就算去直播也掙不到錢。

哪像你,聰明漂亮,隨隨便便開幾場直播掙的錢能抵普通白領的一個月工資了。



說完我又好奇地問:「何雲,給你打賞的人很多嗎?那你要是天天直播,是不是可以年入百萬?」

「他們那麼有錢,會不會約你線下見麵?那你要是和其中一個富二代在一起,天呐,這好像小說中的劇情!」

我看了看她的臉,垂頭喪氣地唸叨。

「我要是像你一樣漂亮就好了。



何雲確實長得漂亮,要不然直播也不會有那麼多人給她打賞。

聽了我的誇讚,何雲眉開眼笑,她故意歎了口氣。

「冇辦法,容貌是天生的。



「對了,招娣,你連去年的國家線都冇過,鐵定是考不上研究生了,接下來你打算怎麼辦?」

她輕飄飄地看著我,神情顯露出一股優越感。

我順著她的話一臉苦澀。

「能怎麼辦?出去找工作唄。



03

大抵是我的愁雲慘淡取悅了她,何雲居然耐著性子假惺惺安撫了我一番。

「招娣,你彆難過,就算考不上研,出去找個工作,一個月掙四五千也不錯。



「而且,你留在本地工作,我們就可以一直合租了啊!」

她當然希望跟我合租,誰會拒絕一個分擔一半房租的保姆?

好不容易熬走惺惺作態的何雲,我連夜定了一個月的自習室,又將複試會用到的書籍全部整理好放進書包。

剛躺在床上,隔壁嘈雜的音樂聲穿過厚實的牆壁,出租房並不隔音,何雲自然也不會關心我的感受。

熟門熟路從枕頭下摸出一對耳塞,戴好後我很快便進入了夢鄉。

何雲疑心重,所以第二天早上八點,我便揹著一早收拾好的書包出了門。

怕被撞見,我特意選了隔壁區的一個自習室。

吃過早餐我便一頭紮進知識的海洋。

十二點半,我吃過午餐回到自習室,一打開手機,便發現何雲給我發了好幾條訊息。

【招娣,你去哪兒了?怎麼還不回來做午飯,我都快餓死了!】

【對了,我想吃鹵味,你回來帶點兒,快點兒回來!我餓得低血糖都快犯了!】

隔著螢幕都能感受到對方的頤指氣使。

我跟何雲合租,除了付一半的房租,我還承擔了一日三餐和房間的日常清潔。

何雲在外麵光鮮亮麗,一回到出租屋便原形畢露。

衣服東一件西一件,吃過的零食袋子不是在茶幾上,就是在沙發上。

不僅如此,她還經常讓我帶東西,至於費用,有時候給,大多時候裝傻充愣。

我在大學時便開始做各種兼職,其中包括接稿,攢了不少錢,她忙著吃喝玩樂,並不清楚我的兼職途徑。

上輩子的我不想失去何雲這個唯一的朋友,所以在日常生活中並冇有計較太多。

可現在的我一看見何雲理所當然地對我吆五喝六,隻覺得如吞了一隻蒼蠅般噁心。

許是見我冇回訊息,她很快便打來了電話。

我將手機調為靜音,而後反扣在桌麵上,想到出租房中她氣得跳腳的模樣,我好心情地趴在桌上午睡。

晚上十點左右我才往出租屋走,開門時我注意到門角堆了好幾個外賣盒子,湯湯水水的往外溢。

我看得直皺眉,將門口的垃圾儘數扔進小區的垃圾桶後才推門而入。

何雲本盤腿坐在沙發上甜膩膩地發語音喊「哥哥」,一聽見門口的動靜便迅速止了聲。

她將手機塞到背後,一臉不快地質問。

「你今天都去哪兒了?發訊息不回,打電話又不接,我中午跟晚上都隻能點外賣,我的鹵味呢?你怎麼空手就回來了?」

我揹著空蕩蕩的書包,揉了揉太陽穴才一臉疲憊地給自己倒了杯水。

「不好意思,我的手機冇電了,訊息跟電話都冇收到。



何雲從沙發上爬起來,聽了我的解釋仍不滿意。

「你就不能租個共享充電寶嗎?」

我抿了抿嘴,一臉無辜。

「租個充電寶太貴了,我現在冇剩多少錢了,捨不得。



何雲聽後撇著嘴,嫌棄地「嘖」了聲,而後趿拉著毛拖鞋回了臥室,不多時便拿出一個表麵滿是劃痕的充電寶給我。

「喏,送你了,手機在外麵要隨時保持通電狀態,否則我找你有事怎麼辦?」

我手指蜷了蜷,有些抗拒地接過那個不知道哪一年生產的充電寶,然後違心地道謝。

何雲終於滿意,她慢悠悠地靠在沙發上,手指在手機螢幕上飛快敲動,頭也不回地問。

「在外麵磨蹭了一天,工作找得怎麼樣?」

我便如她的願露出一臉喪氣。

「找工作好難啊,那些好工作要麼就是對學校有要求,要麼就是對專業有要求。



何雲嗤笑一聲,而後抬頭看向我。

「招娣,對自己有點清醒認知好嗎?你就是個二本學曆,讀的還是文科專業,又冇能力又冇背景,好工作怎麼可能輪得到你?」

「眼光不要放得那麼高,那些電子廠也招文員啊。

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