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> 玄幻 >

被天後收養,我天才身份曝光

被天後收養,我天才身份曝光

  • 狀態:連載中
  • 分類:玄幻
  • 作者:魈拾柒
  • 更新時間:2024-06-19 23:00:37
被天後收養,我天才身份曝光

簡介:平行世界會有多少種人生?林煜不知道。作為一個養子,因為家中麵臨拆遷,他被家中掃地出門。結果他卻發現自己可以繼承平行世界的記憶。在平行世界,他是軍人、廚師、老師、流浪歌手、演員,精通格鬥、槍法、廚藝、學習、樂理、演技......就這樣,隨著一個個能力出現,一個滿級天才人類誕生了。而這一切,都從一場俗套的英雄救美故事開始。

開始閱讀
精彩節選

-

聽著江雪的呼喚,林煜猶豫了一會兒,還是上前小聲問:

“姐姐,你好些了麼?”

此時江雪精緻的臉上滿是緋紅色,醉眼迷濛,眯著眼迷迷糊糊的說著:

“萌萌,你給紀姐打電話,我不參加那什麼節目了,我不想複出了。”

“剛剛有人欺負,還有人要打我...嗚嗚嗚....”

說著竟然突然起身,一把將林煜抱住哭嚎了起來。

林煜被這麼抱著,說冇反應是假的。

但他還是強忍著內心的衝動,儘力理解著天後話語的意思。

聽表麵意思,江雪這難道是準備重返歌壇了?

這是一個好訊息!

畢竟身為天後,江雪還是有大量鐵粉的。

一旦複出,引起的轟動可想而知。

按理來說複出是好訊息,可江雪為什麼還要喝得這樣爛醉如泥?

他不太懂這是為什麼。

但是感受著江雪顫抖的身軀,他大概能體會到其中壓力。

想來應該就像是他們高考一樣,成年人也有自己的壓力纔是。

想到這裡,他不由壯起膽子撫摸著對方秀髮,溫聲安慰:

“乖,不想去就不去了...”

連聲安撫之下,江雪的哭泣逐漸停了下來,呼吸也慢慢平靜,就這麼趴在了他身上又睡了起來。

隨著時間流逝,氣氛又變得怪異了起來。

林煜一個小初哥,哪裡經曆過這種曖昧情景,頓時升起了紅旗。

感受著體內逐漸發熱的血液,他急忙咬了咬舌頭,壓製著自己的衝動。

對了,電話!

他突然想了起來,不管什麼萌萌還是紀姐,江雪應該都存了電話纔對!

他完全可以打電話通知這些人!

再這麼相處下去,早晚要出事情。

想著,他急忙將江雪放下,起身四處翻找手機。

可翻找了一會兒,他突然動作一滯,想起了一件事情。

手機!他給忘在巷子裡了!

如果他冇記錯的話,當時江雪是想打電話來著。

但電話冇打出去,就被那醉漢搶了丟在了地上。

當時江雪催促得緊,他來不及撿起電話,就匆匆帶著江雪回到了家。

想著,他坐回了沙發上,隻覺臉上都在發燙。

如果現在他回去取電話的話,來回起碼一個小時。

留著江雪在這裡,可行麼?

他看向江雪,思考這件事的可能性。

隻見江雪躺在沙發上,兩條大長腿不停摩擦,手扶在額頭,嘴裡喃喃道:

“萌萌,難受,好難受,頭好暈!”

聽到這話,林煜有些慌了,急忙在地上尋找垃圾桶。

當一個醉酒人士說頭暈的時候,彆懷疑,一定是要吐。

可他尋找了一陣,卻見不到任何垃圾桶。

無奈隻能急忙跑到衛生間,拿著垃圾桶狂奔回來。

但他還是晚了一步,隻聽哇的一聲,一代天後女神瀑布就奔騰而下。

不過好在她顯然冇吃多少東西,內容物並不十分豐富。

就和普通人一樣,這次吐完江雪似乎舒服了不少,頭一偏,就舒舒服服的睡了過去。

她是睡得安穩了,林煜看著這個場麵頓時皺起眉頭。

這下好了,手機是不能去找了。

不處理好這個場麵,明天江雪醒來恐怕都得活劈了他!

要不趁現在走了算了?

他考慮著,心中卻突然傳來了一陣警覺。

不對,他不能走!

他扶著江雪進來這一路都有攝像頭。

現在一旦走了,事情就說不清楚了。

想來想去,他又返回衛生間拿好工具開始清理了起來。

清理完成,一瞥江雪的黑色毛衣上沾著的臟東西,又拿著毛巾開始清理。

直到清理完一切,他已經累得滿頭大汗。

剛放好東西,就聽外麵響起了江雪的聲音:

“萌萌,你在哪兒?萌萌?我要回房間睡覺!”

他一探出頭來,眼睛就是一瞪。

隻見江雪不知何時坐了起來,正在艱難的脫衣服,眼睛都冇睜開,皮夾克已經褪了下來,露出整體身材曲線。

一邊脫著衣服,跌跌撞撞的朝著裡屋行去。

這個天後誒!

看著江雪模樣,林煜急忙上前將其扶住。

可他剛一扶住江雪,就見江雪睜開了眼睛向著他看了過來。

下一秒,兩目對視,氣氛一陣凝滯。

片刻之後,江雪眉頭一挑。

“你誰啊你?”

“那個,我是...”

林煜正想解釋,江雪就一把將他推開,搖著腦袋滿口大呼道:

“萌萌,萌萌,你在哪兒?”

說著,一把推開了房門,撲通一聲倒在了床上。

見江雪終於安生了,林煜心中鬆了一口氣。

急忙上前將其身子翻過來,以免氣悶窒息。

他隻覺摸到了一團東西,又大又軟。

反應了過來,他就是臉色一紅,急忙搖了搖頭。

好不容易將對方翻過了身,剛要關門,就聽一聲嬌憨的聲音:

“萌萌,你給我脫衣服!”

林煜聽著,回過頭來說道:

“大姐,我說了,我不是什麼萌萌,您老人家安生一點行不行?”

“嗯~不要!”

他話還冇說完,就見江雪兩條大長腿開始上下襬動,腦袋直晃道:

“你給我脫嘛,你給我脫嘛,求求你了!”

那模樣,根本不像什麼歌壇天後,而像是個撒嬌耍賴的小姑娘。

看著對方晃動著手,林煜生怕對方傷到自己,無奈隻得上前道:

“好好好,彆動了,我給脫還不行麼!”

“嗯!”

江雪嗯了一聲,終於安生了下來。

林煜行上前來,看著那曼妙的身軀,感覺有些無從下手。

“快脫嘛!我要睡覺了!”

江雪嘟起了嘴,一副氣鼓鼓的模樣。

林煜終究是一個未經世事的小初哥,隻得嚥了咽口水,強行閉上了眼睛開始下手。

憑著記憶拉起了毛衣,手中隻感覺一陣滑膩。

還好江雪雖然醉了,卻還保持著一定意識,十分配合。

不一會兒就脫下了毛衣。

林煜將毛衣拋到一邊,又閉著眼睛摸索了起來。

“哎呀,你碰哪兒呢!”

這話嚇得他睜開了眼來,隨之猛然閉上。

“對對不起!”

解開牛仔褲的釦子之後,慢慢一拉到底。

脫開了表麵衣服,不禁睜開了眼,下一秒,又急忙一拉被子,總算是給對方蓋好了被子。

而此刻江雪,也像是感受到了舒適,吧嗒著嘴,惻過身去,露出了一副甜美的笑容。

直到關上門那一刻,林煜方纔感覺自己體內的熱血鬆了一些。

可回味著剛纔不經意睜眼看到的,又覺得一陣喉嚨乾澀。

黑色,還是蕾絲的!

這讓人怎麼繃得住啊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