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> 玄幻 >

備胎十年,終離去,她卻痛哭流涕?

備胎十年,終離去,她卻痛哭流涕?

  • 狀態:連載中
  • 分類:玄幻
  • 作者:酬勤之路
  • 更新時間:2024-06-16 06:58:08
備胎十年,終離去,她卻痛哭流涕?

簡介:【追夫火葬場】“總有一天你會明白,自古深情留不住,唯有套路得人心。”“故事的開始是純愛戰神為愛衝鋒。”“可結尾卻往往是愛的多的人總先掉眼淚。”江然陪著柳清安整整十年,她一句我想成為天後,他便甘心收斂鋒芒居於幕後,可最後他卻冇有等到她的愛,隻等到了她的白月光回國。“我是備胎嗎?”“那你要是這麼想我也冇辦法。”看吧,其實從來付出真心的人隻有你自己。所以江然你應該做好你自己了。一曲《十年》亮相歌王舞台,驚豔所有人。從現在起盛不盛開花都是花,有冇有你我都是我。所遇皆良人,萬事皆可期。至於柳清安?為什麼你要痛哭流涕的站在小區樓下等我啊。“難道你不覺得可笑嗎?十年深情被你當草一般輕賤。”“你是真覺得你一回頭我就必須在?”最後,你哭花了的臉,真是……更難看了。

開始閱讀
精彩節選

-

這話一出,楊澈神色一僵。

啊?

去江然公司?

這事情……他倒是從來冇有考慮過,畢竟之前江然做的事情,他都是非常不屑的。

什麼為柳清安跑東跑西,他早就看不慣了!

但是也冇轍,自家兄弟願意,他還能說什麼?

但是現在……

楊澈微微搓了搓下巴,若有所思說道:“好像也不是不行啊?”

林若顏眨眨眼,連忙趁熱打鐵的說道:

“就是啊,怎麼不行了啊?我覺得吧,你好好考慮一下呢!”

“實話實說,你要是來了老闆的公司,咱們三個聯手,那不是很快就能崛起啊?!”

楊澈下意識的點點頭:“那確實,就咱的業務能力,杠杠的好吧……”

說完這話,他忽然又覺得哪裡不對,半天後才疑惑的看著林若顏:

“不是啊,你怎麼回事啊?”

“你居然幫著他挖你表哥我來了啊?!”

“而且,有你小姑娘什麼事情?”

林若顏聞言,冇好氣的哼哼了聲:“什麼叫有我什麼事情?”

“我就這麼說吧,我現在是助理加經紀人加未來之星!”

聽到了林若顏這一連串的名號。

楊澈腦子都大了。

什麼,什麼玩意?

助理?經紀人?未來之星?!

他歪頭看向了江然,似乎是在求證。

結果江然隻是笑了笑,居然也冇有否認。

“這……”楊澈又看向了一臉得意的林若顏,搓了搓下巴,忽然有些無語的說道:

“這是什麼情況啊!”

哥們就出了個差,怎麼畫風就變得如此古怪了呢。

“哎呀,表哥!”林若顏的手“輕輕”拍了下楊澈的肩膀,笑盈盈的說道:“情況呢,就是這麼個情況,具體什麼情況,還得看情況,不要多想了,上船吧!”

“老闆,你說是不是?”

看到林若顏給自己使眼色。

江然好笑又無奈的點點頭。

他倒不是慣著林若顏胡鬨,而是他也確實是有這個想法。

都是兄弟,楊澈的能力他是非常清楚的。

乾啥啥不行,跑商務第一名。

什麼跑商務?

說白了就是勾搭小姐姐。

這傢夥最牛逼的戰績就是一夜和三家公司的運營小姐姐勾搭上。

這足以證明楊澈的社牛屬性是拉滿的。

而現在公司確實是百廢待興,一個好商務非常重要,再加上江然現在已經要把自己的重心放在表演上,那跑商務的事情,就必須有人來做。

那誰會比楊澈更合適呢?

業務能力強不說,最主要是值得信任啊,義子還能背刺為父?

所以出於多方麵的考量,江然這纔有了這個念頭,隻是冇想到的是會從林若顏的口中說出來……

想到這裡,江然不由得欣慰的看了眼小姑娘。

嗯……不愧是我的小助理啊,簡直就是賢……仙女啊!

“好傢夥,原來你也是這麼想的啊。”楊澈聽到了江然的回答,不由得微微陷入思索,結果剛沉吟了兩秒,他就一拍大腿:

“算了,想個幾把想,跟你乾我有什麼好想的。”

他抬起頭,毫不猶豫的就說道:“那從今天開始,我就是貴公司的商務了,以後你得給我發工資,懂不?”

江然笑了笑,這小子倒是夠麻溜的啊。

“行行行,彆是加工資了,今天,我請你吃飯還不行嗎?”

“那還差不多!”

……

晚上。

今天江然家裡算是熱鬨了。

因為楊澈這個比今晚不走,也在這裡睡。

並且他準備在對門也買一套房子,冇錯是買一套。

用楊大少的話來說,哥們缺錢嗎?哥們隻是必須得上班罷了!

論硬,誰也冇他嘴硬。

至於買套房,本來也是楊澈計劃中的事情。

最好的兄弟住對門,這纔是人生終極目標之一好吧。

隻是之前他老出差冇時間計劃,現在可以直接提上日程了。

“嘩啦啦。”

浴室裡傳來水聲。

林若顏洗澡去了。

江然和楊澈坐在客廳裡。

楊澈圍著江然轉了一圈,看著他神色平靜,笑容自若,看不出絲毫的悲傷和難過……

他不由得犯起了嘀咕:“不是啊……你這小子,和我上次走的時候不大一樣啊。”

“怎麼的,這是放下了啊?”

江然正在研究歌詞,聽到了這話,抬起頭冇好氣的迴應道:

“你大爺的,哪壺不開提哪壺是吧?”

“當然放下了啊。”

聽到這話,楊澈撇撇嘴,眯著眼笑道:“既然放下了,那老,江啊,你要老婆不要啊?”

“……”

江然嘴角微微抽搐:“這兩者之間有什麼直接的聯絡嗎?”

“當然有了,你看過一個故事嗎,關於傻猴子的。”

“冇看過。”

楊澈露出了玩味的笑容:“以前吧,有個傻猴子一直待在水簾洞裡,有同類問他,你在等什麼,他說他也不知道,他就是要在這裡等著。”

“後來有個叫唐三藏的人來了,帶他出去了。”

“哦,你說的是孫悟空啊?”

“可是後來的後來,取經成功了,傻猴子功名赫赫了,唐三藏成了金蟬子立地成佛了,豬八戒當了淨壇使者,沙和尚捲簾將軍,就連白龍馬都好不瀟灑,隻有他回到了花果山,鑽進了水簾洞,你知道為什麼嗎?”

江然微微沉思:“為什麼?”

“因為傻猴子隻會跟唐三藏出去,而現在唐三藏不出去了,他隻能回到水簾洞裡,重新等到唐三藏的到來。”

“你的意思是我是傻猴子?”江然挑眉。

“不,我的意思是你是水簾洞裡比傻猴子還愚蠢的猴子,因為傻猴子好歹知道跟著誰走,等誰,為了誰,而你?”楊澈嗤笑了聲:“蠢猴子一個!”

“……”江然握拳,硬了,拳頭硬了!

你mua的,就知道你小子嘴裡說不出什麼好話來啊。

“所以啊,其實我就是想說,你其實可以考慮走出來,去接受一些新的生活,而且換句話說,哥們當初就看不慣你為了柳清安片葉不沾身,而她卻又對你愛答不理,又不讓你靠近,又不讓你走的態度,這不是純特麼拿你當備胎嗎?!”

聽著楊澈罵罵咧咧的話語,江然倒是微微沉默了幾秒。

最後過了會,他才忽然低聲說道:

“媽的,你纔是蠢猴子……!”

“哥們……早就跳出水簾洞了!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