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> 玄幻 >

白月光穿成王妃戀情緣

白月光穿成王妃戀情緣

  • 狀態:連載中
  • 分類:玄幻
  • 作者:芮西子
  • 更新時間:2024-05-22 08:39:31
白月光穿成王妃戀情緣

簡介:女主穿越到異世界後變成將軍府的嫡小姐與兩男展開的愛戀與糾纏。女主在孃的指點下,變成了有武功的俠女,而後經曆了許多光怪陸離的事件。也為之後與女配的鬥鬥鬥做鋪墊。女配的高能反應與女主的見招拆招展開玄幻奇特的故事情節,其中不乏穿插女配不僅愛慕虛榮,還深愛男主,卻愛而不得最終鏡花水月一場。女主與男主美好的愛戀,被男主2強插進來,男主為了得到權勢與女主,展開了一係列的陰險操作,最後生生拆散男女主。女主通過與女配的一次次明爭暗鬥,從開始的溫柔善良,不與人爭到變得有智慧,有武功,後來逆襲成為胸有城府,鐵腕鐵拳的蓋世王妃...

開始閱讀
精彩節選

-

人生到底是漫長還是短暫?

在上古時期不長壽的人都能活八百年,所以這世間很多事都可能存在,

不論人生是漫長還是短暫,總有人或事會在你的記憶裡留下印跡,讓你無法忘記,愛而不得,忘卻不能......

傳說在古老的國度,有一個“逆能量家族”,存在著一種神秘的力量——逆能量!

而擁有這種能量的人,身上都有一個特殊的符號,一朵亭亭玉立的五彩蓮花,在左臂上,會時有時無的出現。

“逆能量家族”也是神族的後裔。

神族擁有能活上千歲的身體。

所以“逆能量家族”的人不僅擁有“逆能量”,還同時擁有神族漫長的生命,“不老之身”。

逆能量——五彩蓮花閃現時,便是它提前嗅到了死亡的味道,能預知無人相助時,便會把你拉到異世界或者你想去的現代...

而白月光恰巧來自那個國度...

白月光坐在九十九層的咖啡廳裡,側臉看著窗外,神思淼淼於雲空,冇錯,她穿越了,從異域穿越到現代時空,然後又穿越到了異世界,

她被異世界的力量深深召喚,看到另外一個有血有肉的人生!

風沙捲起滿天飛,

一個白袍男子懷抱一個嬰兒,背上揹著一柄長劍,艱難地在大漠裡行走。

突然身後一隻冷箭飛來,不偏不倚越過了劍鞘,直刺白袍男子的後心,血不停的流淌。

接著滾滾沙塵襲來,一群騎著黑馬著黑袍的人,向白袍男子快速逼近。

白袍男子拔出長劍準備應戰,但連續三天的奔走,現在又受了重傷,他已經力不從心。

他用劍支撐著身體,狂吼了一聲:“逆能量”!

這時天色突變,風暴席捲了整個大漠。

幾分鐘後,四周安靜了下來。

除了地上的血跡,白袍男子已經消失不見了。

“你不是說隻要他受傷流血,就不能啟動逆能量了嗎?”戴著麵具的黑袍子男子在質問旁邊的隨從。

“是的,失血過多,將無法啟動“逆能量”,但也不是絕對的。



隨從接著說道:“傳說“逆能量”是不可控的,就像睡覺,你想睡的時候,未必睡的著,你不想睡的時候,更睡不著,隻有睏意來的時候才能睡著。



“你在說什麼屁話?”麵具男不耐煩起來,“等等!你是說“逆能量”能預知死亡而啟動,但卻不能救治自身的重傷?”

“是的!他活不了多久了!”隨從這回冇有嘮嘮叨叨的回答。

“內丹,我要內丹!”麵具男氣憤至極。

“要是剛纔再補一箭就好了。

”隨從的事後諸葛成功的擊起了麵具男的怒火,

“啪”一鞭子抽了上去,“叫你在嘰歪!”

隨從捂著臉,痛苦地道:“不敢了!”

“軟骨頭!”麵具男調轉馬頭,悻悻然走了!

在一處有孩子笑聲地方,白袍男子放下了手中的嬰兒,拿出一塊白絹,咬破手指寫道:“白月光”

“對不起,我隻能送你到這了!保重!”白袍男子踉踉蹌蹌地走了。

這陌生的城市,讓他有些淩亂,他唯有憑直覺走去他想去的地方。

走了許久,白袍男子來到了河邊。

他知道自己活不了多久了,在死前他想洗個澡。

他慢慢走進了河裡,冰冷的河水衝過了他的身體,

他想起,曾有個最重要的人問過他:“你喜歡哪裡?是現代還是異域?”

可惜那人已經不在了,隻留下一段揮不去的回憶。

白袍男子還清楚的記得,他們的初見,是在他上山拜師的途中,

她穿著件白底綃花的衫,白色百褶裙,步履輕盈地在前麵走著。

突然前麵來了幾個騎快馬的人,橫衝直撞地往前奔著,一下撞到了她,她的侍從嚇得驚呼起來。

白袍男子快步上前扶住了她。

命運是個很玄的東西,總能把看似無聯絡的人牽在一起。

他們對望那眼,白袍男子的心絃被觸動了。

之後兩人各帶著隨身的侍從,一同上山拜師。

他們的師傅是仙宗門派第七代傳人,是個性格古怪,又不乏幽默感的“老頑童”。

正式拜師後,她成了他的師妹。

很快白袍男子成了師傅的得意門生。

師傅決定把仙宗掌門之位傳位於他,但仙宗門派的規定是繼位之人不得娶妻。

白袍男子心裡深愛師妹,於是決定放棄掌門之位,

兩人約定下山後,他就去提親。

白袍男子身份高貴,乃宮門之人,他不顧家人的反對,執意去師妹家中求親,誰知,遞了帖子就被轟了出去。

原來兩家有著很深的仇恨。

師妹的哥哥極力地反對這門親事,不隻是仇恨,還有私心,因為哥哥也深愛著自己的妹妹!

就這樣兩個有情人從此不得相見,一百多年過去了,兩人都冇有談婚論嫁,都在等著對方。

一日,師妹終於鼓足勇氣,答應了跟他逃出家門,去過閒雲野鶴的日子。

兩人很快過起了新生活,並且師妹懷孕了。

師妹的哥哥,就是那個著黑袍戴麵具的男子,發了怒,瘋狂地四處尋找他們。

白袍男子和師妹為了躲避黑袍男子的追捕,

在趕路的途中,師妹生下一名女嬰後,就不幸失血過多而亡,在彌留之際,白袍男子告訴她:“孩子的名字叫白月光。



師妹含笑而去。

很快黑袍男子追了上來,看到妹妹的屍體,痛心不已,發誓:“要折磨白袍男子至死,並取內丹以增功力!”

白袍男子在河裡浸泡著身體,水流沖走了他流出的鮮血,他的臉色越來越蒼白,

慢慢的他被河水帶走了...

時光荏苒,二十年過去了,白月光也長大了。

突然有一天,她左臂的“五彩蓮花”閃現了......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