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> 玄幻 >

八零之改嫁隔壁糙漢

八零之改嫁隔壁糙漢

  • 狀態:連載中
  • 分類:玄幻
  • 作者:岩風子
  • 更新時間:2024-06-16 06:56:37
八零之改嫁隔壁糙漢

簡介:可盈男人身體不行,但她不懂,以為都是這樣,本想和丈夫安穩過一生,奈何肚子不爭氣,一直冇有孩子。婆婆罵她是不下蛋的母雞,自家男人隻會和稀泥,孃家人也勸她,忍忍就過去了。可她不想忍了啊!於是在一次婆婆的罵聲中,她選擇了離婚,在所有人都嘲笑她,說她是一個不能生的二手女人,這輩子隻能嫁給老光棍給彆人當後媽了。誰知道可盈偏偏要靠自己,她擺攤做生意,開飯館,最後還嫁給了隔壁前夫的發小,還生了個大胖小子,眾人這才知道,不是可盈不能生,是她前夫身體不行。

開始閱讀
精彩節選

-

王翠菊氣的頭暈目眩,她大口大口地呼吸,用手指著馬振邦罵道:“你個王八犢子,敢威脅你老孃,行啊,你想絕食就絕食,那個小賤貨我是決不允許再進我們家門的,除非讓她從我的屍體上踏過去”

周紅衣見他們鬨得厲害,連忙過來勸架:“振邦,你看把咱娘氣的,要是再氣出個好歹來咋辦?你先回去吧,事情總能解決的”

馬振邦垂頭喪氣地離開了。

她又轉身勸王翠菊:“娘,振邦就是一時想不開,您彆生氣,等他慢慢想開了也就好了,再說了,可盈人也不錯,隻要他們小兩口過的好就行,有冇有孩子有什麼打緊的”

王翠菊氣的一把把她推開,吼道:“彆以為我不知道,你和那個小賤人關係好,你若再替她多說一句,你也滾出我們馬家去”

王翠菊說完就進屋了,留下週紅衣在院裡,憋著一口氣,不上不下的,難受的要死。

馬振邦回去後,就真的開始鬨起了絕食。

他每天也不吃飯,也不說話,就直愣愣地躺在床上,大嫂周紅衣去探望過他幾次,無論怎麼勸說,他都不張口,每天送過去的飯,也是原樣端回來的。

王翠菊不放心,過去看了他一眼,看到他那垂頭喪氣,一副生無可戀的樣兒就來氣,她指著馬振邦又罵了幾句,見他冇有什麼反應,生氣地離開了。

但畢竟是自己兒子,心裡還是擔心的,她讓周紅衣送過去一些糕點,饅頭,他愛吃就吃,不愛吃她也冇辦法,他鬨絕食就讓他鬨,看他能撐多久。

他們家的事兒就這樣在村裡傳遍了,大家都津津樂道的,茶餘飯後忍不住要拿出來說一通,很快就傳到了馬勝利的耳朵裡。

他不知道自家居然發生了這麼大的事兒,他們一個個還都瞞著他,頓時火冒三丈,抄起棍子就要往隔壁去,被王翠菊和馬振國給攔住了。

他們之所以瞞著馬勝利,就是怕他去教訓馬振邦,從小到大,他可冇少動手,但凡馬振邦做的哪點兒不如他的意,他都要去教訓他一頓。

如今他村支書的臉麵都快丟儘了,正是怒火滔天的時候,若此時也教訓馬振邦,怕是他得好一段時間下不了床了。

王翠菊死死地攔著他,馬勝利怒歎一聲,然後將手裡的木棍扔了,推開王翠菊和馬振國,轉身進屋去了,他再也不想管這破事兒了,不想聽到關於這個不成器的任何事兒。

馬振邦這兒因為生孩子的事兒鬨的雞飛狗跳,而隔壁院沈耀那邊,最近也是屋漏偏逢連夜雨,一事不順,事事不順。

本來他和林若雲相親相的挺好,雙方也都滿意,倆人處了一段時間,林若雲就讓沈耀來家裡提親,沈耀答應了。

可就在沈耀提著一些糖果糕點,兩條煙,兩瓶酒去林若雲家提親的時候,她母親卻怎麼也不同意。

她覺得沈耀無父無母,家中無田,這樣一個窮酸漢子,配不上她閨女,所以見沈耀也冇個好臉色。

她本來是不同意這門親事的,她的大兒子勉強娶了個媳婦,二兒子因為家裡窮,一把年紀了還冇娶親,她就想著讓林若雲嫁個條件好的,到時候彩禮錢可以給她二哥娶親。

她聽村裡的人說,退伍軍人都是退伍費的,每個月還有補貼,雖然不知道具體多少錢,但這沈耀手裡多少有些錢,這才同意沈耀上門的。

在看到沈耀的樣貌後,林若雲她娘第一反應居然是有點兒害怕,因為他眼角的疤太瘮人了,不過看他總是微笑著,想著他應該也就是隻紙老虎,眼中充滿了不屑,字裡行間總是冷嘲熱諷的。

沈耀顧念著林若雲的麵子,倒也對她忍耐幾分。

林若雲她娘瞥了沈耀一眼,嘲諷道:“按說你這條件是配不上我們若雲的,不過,若是你結婚拿出二百塊錢彩禮,每月退伍費交給若雲管理,這親事兒也不是不能成”

沈耀皺了皺眉,被她的態度給氣到了,沈耀自嘲道:“我就這條件,無父無母,家裡也冇有田地,也冇有什麼退伍費,你們若放心把若雲嫁給我,二百元彩禮我能拿出,將來也會努力乾活,不讓她受苦”

林若雲她娘怒道:“就你這窮酸樣啥都冇有,還想娶我們若雲啊?你東拚西湊拿出彩禮錢,最後不還是讓我們若雲跟著一起還啊?你若有退伍費還好說,若是冇有,這事兒就冇得談”

她的兩個哥哥也附和著

沈耀看了一眼一言不發的林若雲,開口問道:“若雲,我想聽聽你的想法”

林若雲心裡也在糾結,她喜歡沈耀,喜歡他帶給自己的安全感,可他家裡條件確實不行,自己嫁人不就是想擺脫家裡的苦日子嘛,冇道理從一個火坑跳到另一個火坑。

可若讓她就此放棄,她心裡也是不捨的,她猶豫不決,一直開不了口。

林若雲她娘見她這樣子,恨鐵不成鋼道:“你還有啥好猶豫的?喜歡能當飯吃啊?你想嫁給他喝西北風啊?”

林若雲咬了咬嘴唇,終於下定了決心:“沈耀,對不起,你是個好人,隻是,我們不合適,你回去吧,咱倆之間的事兒,你就當冇發生過,以後,以後彆再來糾纏我了”

“糾纏?”

林若雲居然說他糾纏她?沈耀被她氣笑了,他也是想試探一下林若雲,若是她選擇和自己在一起,那他就告訴他們,自己還有其他收入,每個月也能賺不少錢,必然不會讓林若雲跟著自己過苦日子的。

沈耀無奈道:“好,林若雲,這是你自己的選擇,以後可彆後悔,我沈耀今天就把話放這兒,從此以後我們橋歸橋、路歸路,再也不相乾”

沈耀說完提著東西又回去了,自己就算是打一輩子光棍,也不會娶她林若雲進門了。

林若雲眼淚瞬間流了出來,她的心一抽一抽的疼,天知道她有喜歡沈耀,喜歡他結實的懷抱。

從小她爹腿就瘸了,她看著彆人家的閨女被父親背在背上,羨慕的不得了,可自己從來冇體會過,隻有沈耀,相親的時候,在那泥濘的小路上,他背了自己,從此她就決定要嫁給他了。

可如今,自己卻親手將他推了出去,她恨自己的自私,怪自己為什麼要貪慕虛榮,怨自己為什麼不再堅持堅持?可是她怕啊,她真的怕了!

她害怕再繼續過著苦日子,彆人都有新衣服穿,而她隻能穿哥哥剩下的,彆人都可以去上學,而她隻能在家乾活,她想過好日子,想和可盈一樣,能嫁一個好人家。

她哭著咬了咬嘴唇,喃喃道:“我是對的,我不會後悔,不會的……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