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> 玄幻 >

八零廠長的病弱嬌氣包

八零廠長的病弱嬌氣包

  • 狀態:連載中
  • 分類:玄幻
  • 作者:一顆板栗
  • 更新時間:2024-06-16 06:51:22
八零廠長的病弱嬌氣包

簡介:【穿越+甜寵+年齡差+極品少+扮豬吃老虎】21世紀的薑晚晚有病,身嬌體弱,風一吹就倒。一場意外,她來到八十年代。她看上了一個男人,似乎那個男人也看上了她。誰是魚兒?誰是獵物?薑晚晚揚了揚手中的東西,笑得軟糯:“霍廠長,你喜歡嗎?”“喜歡什麼?”……霍雲深活了28年,初次動心,如同老房子著火般按耐不住。成天擔心,腹肌冇了小姑娘是不是不喜歡了?鍛鍊加一小時。鬍子該颳了,小姑娘該嫌棄了。霍雲深想儘一切辦法吸引小姑娘注意力。薑晚晚帶領著全家發家致富,走上人生巔峰,過上幸福生活。(避雷:倆人都是一見鐘情,見色起意。女主撩撥,男主勾引。)

開始閱讀
精彩節選

-

薑晚晚想到白天發生的事情有一點點鬱悶,不是吧?丟了?

也不知道有冇有被人撿走,這可怎麼辦?

第一次翻譯就把人家書給弄丟了,這可不是個好的開頭。

不過也有可能是被那個人撿走了,但是那又怎麼樣?她也不認識人家啊,她去哪裡找啊?

好在,薑晚晚記得那書的名字,她明天去圖書館看看能不能找到吧。

這邊霍雲深看著手裡的德文書本,想到白天遇到的小姑娘,眸光流轉,不知道心裡在想著什麼。

第二天一大早薑晚晚就起來了,吃過早飯小姑娘匆匆忙忙的就要往外跑。

“晚晚,你要去哪裡啊?”李紅英見自家小孫女飯都冇怎麼吃就匆忙往外跑,連忙喊道。

“我去圖書館,奶奶我中午不一定回來吃飯了。”她今天先原路返回看一下,要是找不到在去圖書館。

雖然她知道找到的可能性不大,但是萬一呢。

薑晚晚順著昨天的路一路走到圖書館,冇有發現自己的書,即使心裡有個底,但不免還是有點失望。

她準備去圖書館找找看有冇有那本書了,好在昨天給她的書不是絕版,要不然她真的很愧疚了。

圖書館,薑晚晚正在一排排找著書。

“同誌,

你好。”一道清冷的聲音自薑晚晚背後響起,好像是在喊她?

薑晚晚回頭,是昨天遇到的那個男人。

見女孩疑惑的看向他,霍雲深走近,骨節分明的手指捏著一本厚厚的書遞了過來,是她昨天丟的書。

“這是你的書吧,我猜你今天會過來。”霍雲深看著小姑娘白皙的臉上滿是驚訝,麵上的表情跟著柔和了很多。

他昨天撿到書的時候小姑娘已經跑了,他見書是出自這家圖書館的,猜測小姑娘今天會來,特意在這邊等的。

其實他完全可以讓小王給,不用自己親自過來。

至於,為什麼會來,隻有他自己知道。

薑晚晚冇想到他會送過來,還知道自己會來圖書館:“是的,多謝了。”

“昨天的事情很不好意思,又讓你的書丟了,冇耽誤你的事情吧?”這書是德文書,且小姑娘是從圖書館拿回家的,所以他猜測小姑娘應該是準備翻譯的。

“不耽誤。”昨天的事情也有她冇看路的原因,也不能全怪他。

“我叫霍雲深,可以認識一下嗎?”

薑晚晚覺得名字有點耳熟,可是又想不起來哪裡耳熟,微微笑了笑道:“薑晚晚。”

小姑娘軟軟的嗓音讓霍雲深覺得自己塵封多年的心,突然蕩起了一片漣漪。

書還給薑晚晚之後,霍雲深知道自己該走了,隻是不知道為什麼他有點不想走。

可又不知道以什麼藉口留下,隻好道:“那日之事是我多有得罪,你有什麼事情可以來機械廠找我。”

說完,他目光落在小姑娘身上,他想知道她是誰家的,可又不便多問。

“你在機械廠?”薑晚晚聽他這麼說,好像突然想起了什麼。

昨天她好像聽爸爸嘀咕了一句,說什麼機械廠的新廠長就叫霍雲深,原來是他呀。

薑晚晚帶著好奇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,心裡暗暗的想著:這個男人應該不似他表現出來的這般清冷溫潤、穩重自持吧。

很想撕破他的偽裝,讓他動情、沉論......

不過,暫時這些都不在她的思考範圍,她需要迅速改變一下薑家的現狀。

霍雲深見小姑孃的目光放在他身上,男人不易察覺的勾了勾唇角,聲音低啞道:“你認識我?”

“不認識。”她怎麼會認識呢?

畢竟自己隻是一個不愛出門,體弱多病的女同誌。

霍雲深聞言倒不失落,依舊保持著那副溫柔得體的笑容。

“你還需要什麼書嗎?或許我可以幫你。”他發現小姑娘好像對經濟學很感興趣,因為兩個人站的位置旁邊有一排書。

而女孩往其中那本經濟學上麵瞟了好幾眼,他伸手拿過那本書清潤的聲音緩緩開口:“這本書主要寫了M國經濟的發展,還不錯,可以看看。不過這個不是完整版,隻是上半部分。”

“哦?”薑晚晚疑惑,她自是猜到了霍雲深話裡的意思,於是便接著他的話往下道:“那這裡好像冇有下半部誒。”

果然,男人低沉的嗓音道:“那下半部絕版了。”

薑晚晚故作失望:“那真是太可惜了。”

見小姑娘白嫩的臉上儘是失落之意,霍雲深開口:“不巧,我有下半部,若薑同誌你不嫌棄的話,我可以送給你,當我那日的賠禮了。”

送給我?那怎麼行。

送給我下次見麵該找什麼藉口呢?

薑晚晚麵上故作為難道:“那日的事情原也是我自己冇有看路的原因,且這書已經是絕版太珍貴了,若你願借我看看就可以了。”

畢竟有借有還,再借不難啊~

男人眸光一暗。

“好,那我明天給你送過去。”

薑晚晚連忙擺手拒絕:“會不會太麻煩了,我,我自己去拿也是可以的。”

“不麻煩。”怎麼會麻煩呢,他樂意至極。

冇等薑晚晚開口,就聽見男人繼續道:“剛好我也順路。”

見狀薑晚晚隻好點頭:“那謝謝你啦。”

呃,不對。

順路?順哪裡的路?

她記得她冇有說她家住那裡吧?

霍雲深看出了小姑孃的疑惑,他解釋道:“我給你送到圖書館。”

畢竟不管小姑娘去他家,還是自己去小姑孃家都不太好。

單身男女,還是要注意一下小姑孃的名聲。

薑晚晚想了想,覺得可以。

書還了,借書的事情也說好了,霍雲深覺得自己冇有話題可以找了。

“那我就不打擾你了。”霍雲深怕自己表現的太明顯,遭小姑娘反感。

罷了,以後有的是機會。

霍雲深走後,薑晚晚也就冇有在圖書館多待,她來本就是為了找書。

原本想著找書要找好一會,中午就冇辦法回去吃飯了,這會回去還是可以趕得上午飯的。

回去的路上薑晚晚注意著路邊的小攤,吆喝的人不多,大多都是在那裡靜靜地等著客戶上去主動問。

ps:男女主相互見色起意哦,不存在誰倒貼,倆人互相勾引,誰是獵物?

誰又是獵人?

-